• <legend id="6gae2"><i id="6gae2"><tr id="6gae2"></tr></i></legend>

  • <optgroup id="6gae2"><em id="6gae2"><pre id="6gae2"></pre></em></optgroup>

    1. 學術堂首頁 | 文獻求助論文范文 | 論文題目 | 參考文獻 | 開題報告 | 論文格式 | 摘要提綱 | 論文致謝 | 論文查重 | 論文答辯 | 論文發表 | 期刊雜志 | 論文寫作 | 論文PPT
      學術堂專業論文學習平臺您當前的位置:學術堂 > 法學論文 > 法律論文 > 行政法論文

      我國親子關系鑒定中未成年人權利保護

      時間:2019-08-05 來源:黑龍江生態工程職業學院學報 作者:周陽 本文字數:6176字

        論親子關系鑒定中未成年子女的保護

        摘要:近年來, “親子鑒定”的現象在社會中已經屢見不鮮, 且鑒定數量逐年遞增。當鑒定對象為未成年人時, 由于未成年人年幼無法選擇以及家長的強勢操控, 在父母各自主張自己的個人權利時, 未成年人一方本應享有的權益往往被忽視, 甚至被踐踏。為全面保護未成年人的權益, 基于親子關系認定中出現的問題, 結合兒童最大利益原則, 探究如何最大限度保障親子鑒定中未成年人的權益。

        關鍵詞:親子關系; 親子鑒定; 未成年子女;

        作者簡介: 周陽 (1995—) , 女, 湖南寧鄉人, 在讀碩士研究生。研究方向:民商法學。;

        收稿日期:2019-03-28

        On the Protection of Minor Children in the Identification of Parent-Child Relationship

        ZHOU Yang

        Hunan Normal University

        Abstract:In recent years, the phenomenon of paternity test has been common in society, and the number of paternity tests has increased drastically year by year. When the identified subject is a minor, the rights and interests that the minor should have are often ignored or even trampled upon when the parents claim their own personal rights, because the minor is unable to choose at a young age and they are manipulated by the parents. In order to protect the rights and interests of minors in an all-round way, based on a series of problems in the identification of parent-child relationship, combine with the principle of maximum interests of minors, explorehow to guarantee the rights and interests of minor children in the paternity test.

        Keyword:Parent-child relationship; Paternity test; Minor children;

        Received: 2019-03-28

        隨著現代家庭組成關系的日趨復雜, 親子鑒定的數量也越來越多。在親子鑒定這一社會現象的背后, 存在著諸如父權與子權之間、男性主義與女性主義之間、個人利益需求與社會倫理道德之間等一系列的沖突。在我國古代, 家庭處于家長的管制之下。[1]“一家之內, 子必從父”這一觀念至今仍舊存有很大影響。現代社會的未成年子女處于父母監護下成長, 一般而言, 未成年子女少能夠依照自己個人意愿行事。在“表見父子關系”1中, 妻子的不忠誠迫使未成年子女的父親試圖通過親子鑒定來認定二者之間的親子關系。

        事實上, 親子鑒定中最有爭議的問題, 常常是那些母親不知情或不同意的鑒定。在《民事訴訟法》中, 妻子的不忠誠可以作為丈夫解除婚姻關系時的過錯認定, 而相關的親子鑒定結論則是最佳證據。大多數的鑒定系父方提出, 父親因為個人原因而無視母親及子女的自主權與知情權, 在其中有一方不知情時私自進行鑒定。父親享有知悉是否為自己的親生子女的權利, 并涉及到父親撫養義務的承擔以及未來財產的繼承。未成年子女享有個人的隱私權、被撫養權等權利, 鑒定結論的獲取及公布牽涉到處于弱勢方未成年子女的人身利益, 而在夫與妻之間單方啟動的親子鑒定中, 未成年子女的利益更加難以保全, 甚至被侵犯或者完全被拋棄。

        1 目前我國親子關系鑒定中存在的問題

        1.1 親子鑒定濫用現象較為嚴重

        親子鑒定的用途已經廣泛運用于其他方面, 例如刑事案件中的殺人案件、拐賣人口案件, 如民事糾紛中司法鑒定、親人失散等以及在意外事故、災難中需要識別遇難者等。其使用若是合法用途無可厚非, 但親子鑒定更多的是被濫用。自2005年親子鑒定興起以來, 鑒定機構受利益驅使, 隨意進行鑒定, 乃至被肆意使用。多家鑒定機構統計數據顯示, 在所受理的親子鑒定案例中, 僅有10%左右的案例屬于非婚生子女, 而因親子鑒定導致夫妻感情破裂以至離婚的卻超過這一比例。[2]另外, 受我國傳統觀念的影響, 在父權主導的情況下, 未成年子女往往被認為不具有獨立的人格, 甚至依附于父母。父母中某一方私自對未成年子女使用親子鑒定, 雙方對于親子鑒定的使用不夠慎重, 所作決定尚未經過深思熟慮, 一旦出現可疑情況時就以親子鑒定手段來確認父母與子女之間的親子關系。這不僅導致了未成年子女的心靈受傷, 也加劇夫妻間婚姻的不穩定, 乃至對社會風氣亦有消極影響。

        1.2 親子鑒定中未成年人權利被忽視, 立法存在缺失

        親子鑒定的對象指向未成年子女, 其結論也直接關系到未成年子女的人身與財產權利, 所以親子鑒定又常被人稱為“傷子鑒定”。許多民事糾紛中的父母雙方往往會懷疑未成年子女為非親生子女, 卻忽略了未成年子女在面對這些狀況時的心理狀態。一方面, 未成年子女的隱私權、名譽權、被撫養權等權利得不到保障。親子鑒定結論中未成年子女相關數據的公布侵犯了未成年子女的隱私權, 隨后輿論矛頭指向未成年子女, 使其備受關注, 遭受不應有的負面影響, 而名譽權也會受到侵犯, 甚至在法院的裁判中也很少從未成年人的角度去對待親子關系。另一方面, 未成年子女將會承受巨大的心理壓力。非親生子女的歧視對待在中國的歷史傳統和世俗文化所營造的倫理氛圍中不足為奇, 而未成年子女遭受他人的猜忌與指點會給未成年子女留下心理陰影, 不利于其成長。

        在我國的現行立法中, 提及保護未成年人權益的立法原則大多指向《婚姻法》規定的“保護婦女、兒童和老人合法權益原則”, 但卻沒有明文規定“兒童最大利益原則”。2012年修正的《未成年人保護法》從家庭、社會、司法等方面確立了未成年人應特定保護、優先保護。雖在《未成年保護法》第二章家庭保護中規定了父母對未成年人應盡到的義務和職責, 但其規定過于寬泛, 并沒有具體性、針對性的實施細則, 也未規定未成年人具體的權利保護, 略顯粗糙, 無法在親子鑒定中保護未成年子女的權益。同時, 在親子鑒定中對未成年子女的侵犯, 也沒有相關法律救濟規定。在世界范圍內大多數國家親子法中對該原則予以確立或有所涉及, 而我國作為《兒童權利公約》的締約國, 且在《婚姻法》等相關法律中不乏有保護兒童利益的規定, 但卻沒有對“兒童最大利益原則”作明確具體的規定。[3]

        1.3 親子鑒定程序以及相關方面立法規定不夠完善

        親子鑒定的程序及市場監管等方面立法的缺失, 主要體現在以下幾個方面:

        第一, 對于親子鑒定的啟動條件無相應限制。從我國目前有關規定來看, 對于親子鑒定的啟動尚未限定在訴訟內使用, 在訴訟中的親子鑒定條件的規定也不夠明確, 且在私人鑒定的場合更無相應的限制。正是因為對鑒定場所無限制, 才導致私人鑒定的泛濫, 完全處于放任狀態。

        第二, 對親子鑒定提起程序的相關法律較少。目前, 能查到有關提起程序的規定也就是1987年最高人民法院《關于人民法院在審判工作中能否采用人類白細胞抗原作親子鑒定問題的批復》2以及最高人民法院《〈婚姻法〉司法解釋 (三) 》第二條3中有所涉及。

        第三, 對于鑒定機構無統一的設立標準, 也無系統的檢測質量控制。鑒定機構應該達到某個標準才能設立, 對于鑒定結論的科學性與嚴謹性應該有一定衡量, 并應合理控制在相應范圍內, 法律對此卻無統一的規定。而在鑒定市場上, 也沒有相應的監管部門予以規制, 整個親子鑒定行業處于失控狀態。

        總之, 在親子鑒定行業中, 立法的缺失與滯后、鑒定機構設置門檻過低以及鑒定市場的混亂給未成年人帶來了很大的不利影響, 機構設置不利于未成年人的保護。

        2 我國親子鑒定法律制度的構建與完善

        2.1 貫徹并細化兒童最大利益原則

        2.1.1 明確兒童最大利益原則內容

        目前, 對于“兒童最大利益原則”尚無明確的內涵與外延界定, 加之該原則本身比較靈活, 在實踐中對此原則的判斷也無明確標準。“不同的人總是根據不同的背景、不同的個體權利以及不同的義務對‘最大利益’賦予不同的含義。”[3]從未成年人的保護出發, 兒童最大利益原則的內涵至少應該包括以下三個方面:首先, 兒童最大利益原則應該是處理與未成年人相關事務的最基本的原則;其次, 兒童最大利益原則是承認未成年人個體具有獨立性的體現;最后, 兒童最大利益原則必須以未成年人的利益為基本出發點, 以切實、充分保障未成年人。由于未成年人的身心發展及在社會中所處的弱勢地位, 決定了應該對這一特殊群體給予特殊保護, 在處理與未成年人相關問題時更應細致、謹慎。

        事實上, 兒童最大利益原則與親子鑒定并不是對立的, 即使有親子鑒定存在的事實, 只要在這一過程中能夠堅持此原則, 就能夠起到對未成年人保護的作用。未成年人作為獨立的主體, 理應享受其應有的利益。同時, 強調兒童最大利益原則并不意味著未成年人不負擔義務, 因此未成年人在面對親子鑒定時不應該濫用這項原則所賦予的權利。

        2.1.2 充分保障未成年人合法權益

        在兒童最大利益原則以及兒童自主權原則前提下, 結合《未成年人保護法》中的相關規定, 親子鑒定中未成年人的權益保護具體可從以下幾個方面來考慮:

        第一, 重視未成年人的個人意愿, 尤其是要尊重具有基本表達和獨立判斷能力的未成年人的意見。未成年子女如果具有判斷是非以及獨立思考的能力, 在父母雙方進行親子鑒定之前應該先行征求未成年子女的意愿。當然, 出于對未成年人的保護, 應該以適當的方式進行。

        第二, 著重審查未成年子女與父母感情狀況及平日親子間親密程度。子女與父母共同生活與否會影響到親子間的感情深厚程度, 父母與子女間的感情維系除了血緣關系之外, 在日常生活中的相處以及感情積累對未成年子女的利益保護密切相關, 父母與子女之間的感情程度能影響父母對未成年子女相關利益的抉擇。

        第三, 提前了解親子關系對未成年子女可能造成的影響。在以合適的方式了解未成年子女的意愿之后, 經相應調查對未成年子女確無不利影響, 則可以進行親子鑒定。如果現存的親子關系有利于未成年子女成長, 而親子鑒定的改變將會給未成年子女造成不利影響并損害其個人權益時, 則不應該啟動親子鑒定。

        2.2 嚴格控制親子鑒定的啟動程序

        親子鑒定從其實質來說具有公共性、社會性, 故應該審慎啟動親子鑒定。[4]一般認為, 具有啟動權的有當事人和法院。如將啟動權全權交給法院, 則有公權干預私權之嫌;若全權交予當事人, 則容易導致鑒定權濫用的局面。對于當事人能否啟動親子鑒定的程序, 有學者認為:“當事人應當在親子鑒定啟動程序中占主導地位, 而人民法院的啟動權應該次于當事人的啟動權。在司法實踐中, 由當事人提起的司法鑒定程序也越來越多。”此種觀點所致的后果就是在當事人主導之下親子鑒定數量的泛濫。親子鑒定中三方的權益應該處于平衡狀態, 未成年人在非訴場合的權益應得到保護。在訴訟中, 未成年人參與訴訟需由其法定代理人參加訴訟, 故在訴訟中未成年人同樣不能捍衛個人的權利。

        筆者認為, 親子鑒定的啟動程序應采取“當事人+法院”模式。所謂“當事人+法院”模式, 是指由當事人基于合理目的, 經雙方同意且已考慮未成年子女的利益后而啟動親子鑒定程序, 最終經過法院的審核、批準及委托之后, 才可進行親子鑒定。即親子鑒定的啟動程序可由當事人予以提起, 而最終決定權在法院。當事人啟動親子鑒定程序須經法院批準和委托, 若沒有法院的批準和委托, 鑒定機構也不得私自為當事人進行鑒定。如此一來, 法院的介入既防止了親子鑒定者的任意與草率, 確保了親子鑒定的質量, 也能充分保護當事人的隱私。當然, 法院控制下的親子鑒定不應妨礙“私法自治”。需要強調的是, 無論是在訴訟中還是訴訟外, 法院均不能依職權啟動親子鑒定程序。當事人自行斟酌是否提請啟動親子鑒定程序與法院進行批準及委托, 二者之間并不矛盾。而當事人自行決定是否提起啟動程序, 也體現了私法自治。

        在國外立法中, 有的國家立法規定了鑒定啟動時效制度, 如《德國民法典》第一千六百條 (b) 條4規定了2年的啟動時效, 《瑞士民法典》第二百五十六條5規定了1年的啟動時效。我國法律沒有鑒定啟動時效的相關規定。有的學者認為根據我國的立法慣例, 應當規定鑒定時效, 可以規定自丈夫知道或應當知道子女為非親生子女之日起3年內有權提起, 無正當理由或不主張該權利的, 啟動權自行消失。筆者認為, 鑒定啟動時效制度雖然有利于婚姻、家庭以及未成年人的保護, 但結合我國目前現狀以及社會倫理道德來看, 設立鑒定啟動時效并不適合。

        2.3 強化未成年人父母的責任與義務

        在聯合國《兒童權利公約》的影響下, 現代各國親子關系立法已經由“父母本位”逐漸發展為“子女本位”。[5]未成年子女缺乏經濟來源, 且其權利的實現主要依靠父母, 而父母作為未成年子女監護的第一人, 理應承擔責任與義務, 法律應該強化父母的監護責任。有學者認為, 父母責任主要包括照顧、教育、保護、共同居住、確定姓名、法定代理、財產管理等。[6]父母作為監護人, 有義務撫養未成年子女, 親子鑒定結論中如若否定血緣關系的存在, 未成年子女的撫養將受到威脅。所以, 有必要完善監護制度, 對監護人的條件、范圍以及監護順序做出明確的規定, 以防止出現互相推諉或互相爭奪撫養權的情況出現。父母主觀責任感的加強對于未成年子女保護的意義更大, 應盡自己最大的能力給未成年子女營造良好的成長環境。

        2.4 加大行政機構的行政監管力度

        親子鑒定過程需要相應的規則對其進行管理與監督。在親子鑒定中應該由相應行政機關進行干預或監督, 以防止不應有的現象出現。親子鑒定中的相應事項應該明確具體的監管部門。應該交給司法部門制定規則的事項有: (1) 親子鑒定業務事項范圍; (2) 親子鑒定業務管理; (3) 親子鑒定機構的鑒定許可及鑒定人個人資質審核及發放; (4) 與親子鑒定相關事務的法律責任及賠償。衛生部門應規定親子鑒定的技術標準以及質量標準。

        3 結語

        總之, 親子鑒定中未成年子女居弱勢地位, 對其權益的漠視與損害值得引起重視。無論鑒定結論最終如何, 都將會使婚姻和家庭面臨危機, 危害家庭的存續乃至社會的穩定。在《民法典》 (草案) 中, 對于親子鑒定的提起主體擴大至成年子女的范圍, 而尚未對未成年子女的權利有所考慮。基于兒童最大利益原則, 應堅持“子女本位”, 以切實保護未成年人權利。

        參考文獻

        [1]熊英.親屬法理論與實務[M].北京:法律出版社, 2008.
        [2]李學博, 丁明霞.我國親子鑒定中的倫理學問題及對策[J].醫學與法學, 2015, 7 (6) :30-32.
        [3]李慧敏.兒童最大利益原則與我國兒童權益保護制度的完善———從婚姻家庭法的角度[J].溫州大學學報 (社會科學版) , 2015, 28 (2) :82-87.
        [4]張曉茹.家事裁判制度研究[M].北京:中國法制出版社, 2011.
        [5]吟蘭.民法典未成年人監護立法體例辨思[J].法學家, 2018 (4) :1-15+191.
        [6]夏吟蘭.比較法視野下的“父母責任”[J].北方法學, 2016, 10 (1) :25-34.

        注釋

        1 當生物學上的親子關系與法律上的親子關系不相符時, 臺灣地區將此種關系稱為“表見父子關系”。

        2 《批復》涉及內容:“對于雙方當事人同意作親子鑒定的, 一般應予準許;一方當事人要求作親子鑒定的, 或者子女已超過三周歲的, 應視具體情況, 從嚴掌握, 對其中必須作親子鑒定的, 也要做好當事人及有關人員的思想工作。”

        3 《〈婚姻法〉司法解釋 (三) 》第二條:“夫妻一方向人民法院起訴請求確認親子關系不存在, 并已提供必要證據予以證明, 另一方沒有相反證據又拒絕做親子鑒定的, 人民法院可以推定請求確認親子關系不存在一方的主張成立。當事人一方起訴請求確認親子關系, 并提供必要證據予以證明, 另一方沒有相反證據又拒絕做親子鑒定的, 人民法院可以推定請求確認親子關系一方的主張成立。”

        4 《德國民法典》第一千六百條 (b) 條規定:生父可以在2年內, 在訴訟上被否認。此期間自權利人知悉否定生父的情形開始。此期限最早開始于子女出生之日。

        5 《瑞士民法典》第二百五十六條規定:夫在知悉生育及知悉本人并非子 (女) 之父或第三人在妻受胎期間與其同居的事實之后, 得1年期限內起訴, 超過出生后5年, 訴權自行失效。

        周陽.論親子關系鑒定中未成年子女的保護[J].黑龍江生態工程職業學院學報,2019,32(04):66-68.
          相關內容推薦
        相近分類:
        • 成都網絡警察報警平臺
        • 公共信息安全網絡監察
        • 經營性網站備案信息
        • 不良信息舉報中心
        • 中國文明網傳播文明
        • 學術堂_誠信網站
        热热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