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legend id="6gae2"><i id="6gae2"><tr id="6gae2"></tr></i></legend>

  • <optgroup id="6gae2"><em id="6gae2"><pre id="6gae2"></pre></em></optgroup>

    1. 學術堂首頁 | 文獻求助論文范文 | 論文題目 | 參考文獻 | 開題報告 | 論文格式 | 摘要提綱 | 論文致謝 | 論文查重 | 論文答辯 | 論文發表 | 期刊雜志 | 論文寫作 | 論文PPT
      學術堂專業論文學習平臺您當前的位置:學術堂 > 體育論文 > 體育史論文

      研究武術口述史的意義和具體流程

      時間:2019-07-30 來源:哈爾濱學院學報 作者:李趙鵬,劉強 本文字數:5795字

        摘    要: 本研究運用文獻資料法、邏輯分析法, 從現狀、價值與研究過程三個方面探討武術口述的歷史。從現狀來看, 學界對于武術口述史的探討不斷加深, 但依然處于摸索階段;從價值上看, 武術口述史的研究對象實現了從武術精英到普通大眾的突破, 有助于拯救“活態”史料和發掘“邊緣”史料, 使武術史料變得真實、立體、生動;從研究過程來看, 武術口述史研究要經過準備階段、執行訪談階段、資料整理階段和成果呈現階段。

        關鍵詞: 武術; 口述歷史; 價值; 過程; 方法;

        Abstract: The history of martial arts recorded orally is studied in terms of current status, value, and process with the approach of document literature and logic analysis. Concerning current status, although the discussions are deeper the result is far from satisfactory. In terms of value, the research objects include both elites and the commons which is a breakthrough. This is conducive to saving “active” history materials and discover “marginal” ones. The historical materials for martial arts are thus real, three dimensional, and vivid. As for research process, it covers the stage of preparation, interviewing, material processing, and result presentation.

        Keyword: martial arts; oral history; value; process; approach;

        中華武術包括129個傳統武術拳種, 體系龐大, 資料浩渺, 但因為缺乏正確的理念和得力的工具未得到全面、深入的發掘與整理, 從而限制了中國武術歷史研究的發展。口述史學的出現與發展不僅在研究內容、方法與理論等方面為歷史學注入了新的生機與變革動力, 也使研究者從“文本解讀傳統”的“老古玩店”里走進“田野”, 沖破了書齋式研究的禁錮。因此, 探討武術口述史的現狀、價值和研究過程, 深化武術史學研究成為必要舉措。

        一、武術口述史的研究現狀

        武術口述史的核心是“親歷者敘述的歷史”。從敘述人來看, 有兩種類型, 一種是個體, 一種是群體。從敘述的對象、內容來看, 有兩個系列, 一個是人物, 一個是事件。不同的敘述人和不同的對象、內容排列組合, 形成了四類研究文本和樣式。[1]第一, 群體敘述重要人物。如:研究者以對鄭懷賢的學生、徒弟及家人口述資料為切入點, 全面總結了鄭懷賢武術教育思想的理論與實踐。[2]第二, 群體敘述重要事件。如:有調研組對“武術教改中的中小學師生”進行訪談, 還原上海育才中學“男拳女舞”教改的歷史實踐, [3] (P84) 為武術教育改革提供歷史經驗;再如:對“武術知青”親歷親見親聞口述資料的整理與建構, 呈現了上山下鄉時期武術知青們的生存狀態和心理特征, 以及武術在此特殊時期的功能和價值。第三, 個人敘述一生或一段經歷。如:對中國武術十大名教授和數位九段武術家進行訪談, 通過各位武術家對個人一生的回憶和敘述, 搜集一系列珍貴的口述史料并構建他們的人生史;[4]再如:張文廣《我的武術生涯》、馬國相《我的太極之路》等都為武術史提供了鮮活的個案。第四, 個人敘述重要人物或重要事件。如:徐皓峰的《逝去的武林——一代形意拳大師口述歷史》, 通過武術家李仲軒的口述, 呈現了唐維祿、尚云祥、薛顛三位形意拳大師的武術人生和武林舊事。

        綜上所述, 學界一直關注武術口述史的探討, 新的武術史學研究范式呈方興未艾之勢。但是, 武術口述史的研討依然處于摸索階段, 還存在很多薄弱之處, 如:口述對象仍以武術精英居多, “自上而下”的民眾轉向程度不夠;口述內容和主題依然碎片化;口述資料的解釋依然平面化等。

      研究武術口述史的意義和具體流程

        二、武術口述史的研究價值

        武術口述史的萌芽和拓展, 使得武術研究煥然一新。其價值具體表現在對象、史料、形式三個方面。

        1.對象:武術口述史實現了從武術精英到普通大眾的突破

        當前武術史研究對象仍以武術精英為主體。如:武術教育家蔡龍云、張文廣、鄭懷賢等的思想史, 武術著名拳師李經悟、陳正雷等的人生史。然而, 武術本是繁衍于各民族、各鄉土的“草根”文化, 它不僅與上層武術精英緊密相連, 更與下層民間大眾休戚相關, 進而言之, 武術史的實質是一部精英和大眾共同存在的歷史。武術口述史作為一種研究方法和范式實現了從武術精英到普通武術習練者的研究轉向, 以“由下而上”的民間視角豐富武術傳統研究“由上而下”的國家視野, 以口述方式收集的具體鮮活的個案材料 (小寫的歷史) 彌補武術慣常研究宏大話語 (大寫的歷史) 的大而失當, 深化武術歷史研究。[3] (P17) 正如保羅·湯普遜所言:“它給了我們一個機會, 把歷史恢復成普通人的歷史, 并使歷史密切與現實相聯系。”[5]“就最一般的意義而言, 一旦各種各樣的人的生活經驗能夠作為原材料來利用, 那么歷史就會被賦予嶄新的維度。”[6] (P5-8) 此外, 武術口述史的民眾轉向為同一武術歷史事件提供了不同的歷史敘述和闡釋。社會史學家埃里克強調:“普通人對重大事件的記憶與比他們地位高的人認為應該記住的并不一致。”[7] (P239) 例如:每部武術史中均有筆墨觸及文化大革命和知識青年下鄉時期的武術發展歷程, 與親歷過那個時期的拳師、拳民等個體的口述中理解武術的動蕩和變遷不一樣, 這在一定程度上彌補了權威話語所造成的表述缺陷。

        2.史料:武術口述史有助于拯救“活態”史料和發掘“邊緣”史料

        向愷然先生在《拳術》一文中感慨武術文獻資料的匱乏:“物之源流湮沒而難考者莫拳術若也!學士大夫以其術不雅馴, 恒鄙夷之, 故古文無一字及之者……綠林無文章, 釋氏鮮傳記, 其源流無可考審矣!乃見世俗之所謂拳師者, 必侈言家數, 不知何所據而云然?”對于史料的擴展和豐富而言, 武術口述史具有以下價值: (1) 拯救“活態”材料。武術拳種和門派源流豐富, 傳人眾多。許多傳承人見證了新中國發展歷史, 其習武經歷跨越了武術發展和國家發展的重要時期。但這些傳人有的已經離世, 另外一些也已年邁。如果能對這些傳人的武術經歷進行訪談和梳理, 不僅使許多珍貴的拳種資料得以保存, 而且會形成許多傳奇和神話。 (2) 發掘“邊緣”資料。訪談者通過有意識的尋找, 可以發現一些鮮為人知的史料, 賦予口述調查“拓荒者”的性質, 進一步填補武術文獻記載的空白。如:有研究者從吸毒原因及練習太極拳的戒毒效果入手, 運用口述史方法, 收集戒毒人員的吸毒經歷與練習太極拳戒毒的體驗, 發現戒毒人員在“不自由”的戒毒生活中, 通過練習太極拳, 體驗到“流動的身體, 自由的心靈”, 成為治療心理痛苦的“良藥”, 并在“毒友圈”轉向“拳友圈”中習得交往“秘籍”。[8]又如:以氣功鍛煉者的口述史為例, 研究者根據氣功鍛煉者的鍛煉年代與選作鍛煉的氣功種類篩選出十位口述對象, 其中有癌癥患者和慢性病患者, 通過搜集其獨特的鍛煉經歷和鮮活的生命體驗作為口述史料。[9]吸毒者、疾病患者與武術之間的互動關系, 通過口述史得以發掘和呈現, 為武術的實踐研究提供了新的維度和主題。

        3.形式:武術口述史使武術史料變得真實、立體、生動

        口述史通過口述者的聲、情、貌構建歷史, 使其變得真實、立體、生動。正如納日碧力戈教授所言:“語調、眼神、手勢、氛圍、講者、聽眾等等現場要素, 都會串通一氣, 表達豐富、微妙的意思, 不置身其中便不可能捕捉、不能感悟。”[10]由于武術是技術與文化交織的產物, 在經過藝術化加工后, 武術動作的“名”與“實”存在一定差距。例如:訪談者演示太極拳動作“云手”“懶扎衣”“如封似閉”, 單憑文字史料無法讓研究者理解和想象動作的造型、路線和勁力, 而武術口述史的介入解決了這一難題。武術口述史使“武術史事”的表現形式發生了耳目一新的變化, 從單純的文字史料變成了“聲—貌—情”三位一體的動態“武術數字錄影志”, 也使研究者從過去的“讀史”發展到“聽史”“看史”的新階段, 加深了對武術的理解。

        三、武術口述史的研究過程

        口述歷史是受訪者與研究者合作的產物, 利用人類特有的語言和科技設備, 獲取口述史料。在整個操作流程中, 武術口述史研究可分為四個階段, 即準備階段、執行訪談階段、資料整理階段和成果呈現階段。

        1.準備階段

        武術口述史研究的準備階段可以分為選題策劃、資料搜尋、撰寫文件與器材準備四個部分。第一, 選題策劃。武術研究的訪談對象范圍極其廣泛, 選題策劃應遵循一定原則來開展。首先, 要考慮緊迫性, 即要把具有搶救性保護的選題列為重點。上文已經提到部分武術家年事已高, 其語言表達能力及身體狀況都成為制約采訪的重要因素, 再加之拳種獨特, 傳承人較少, 有技隨人亡的危機, 因而需要盡早、盡快開展訪談。其次, 要注意系統性和切入點。雖然口述訪談沒有絕對的邊界限制, 但需考慮不要因選題過于分散而使訪談成為無意義的、散點式的資料搜集, 應該選取具有群體性特點的采訪對象, 以便獲得全面、系統的文獻資源。此外, 口述歷史很難事后重復采訪, 這決定了采訪時如果沒有一個較好的契入點, 很有可能徒勞無功, 影響到后期的研究品質。最后, 還應考慮工作中的實際情況以及版權等事宜, 這往往需要更多的資金支持和人員投入。第二, 資料搜尋。選題之后, 需要根據選題搜尋研究主題和受訪者的資料。一方面, 研究主題可以通過數據庫、志書、新聞評論等渠道了解其主要內容, 做好綜述工作。另一方面, 訪談者要全面搜羅與受訪者相關的資料, 包括受訪者一生的經歷概況等。要以“預先理解”和“同情”的態度, 做到比受訪者自己還要了解他自己, 這樣一來, 訪談者能夠根據受訪者的愛好、忌諱和顧慮進行采訪, 減少訪談過程中的摩擦。比如:回族武術家在受訪對象中占有一定的比例, 訪談者就需注意伊斯蘭教信仰問題, 避免和“豬”相關的禁忌話題。第三, 撰寫文件。訪談需要訪談提綱、采訪函、授權協議書、保密協議等基礎文件。其中訪談提綱只是初稿, 還需在預訪時與受訪者共同完善;授權協議書和保密協議需咨詢相關律師, 以保證訪談雙方的利益不受侵犯, 避免不必要的法律糾紛。第四, 器材準備。采訪前需要準備器材和設備, 如攝像機、錄音筆、記錄本等。錄音筆是現在口述歷史實際工作中最基本的記錄訪談全過程的重要工具。攝像機的使用要根據具體情況來定, 因為在武術訪談過程中, 受訪者有可能邊說邊做武術動作, 有些拳種動作較迅疾, 如南拳、翻子拳、劈掛拳等, 一個機位無法及時跟蹤拍攝, 為了獲得更全面、更扎實的口述史料, 可能需要多個機位一起協作拍攝。

        2.執行訪談階段

        執行訪談階段是口述過程的核心, 分為三個階段。首先是籌備訪談。籌備訪談包括預訪、提綱交流、選擇訪談場地等事項。其中預訪時應向訪談者交代必要事項。《美國口述歷史協會的原則與標準》中提及多項“對于受訪者應盡的責任”, 例如:必須告知受訪者口述歷史的一般目的和程序;口述歷史制作過程中雙方的權益;請求受訪者簽署法律授權書和合作協議等。[11] (P261) 其次是進行訪談。訪談進行時需要注意以下幾點:第一, 要注意訪談技巧, 如開始時聊一些輕松的話題, 幫助受訪者放松。第二, 訪談過程中要控制好采訪節奏, 注意被訪者的肢體語言和情緒變化, 做好“忠誠的聽眾”。第三, 在保證采訪進度和主線的情況下應盡量避免打斷口述人的談話。第四, 訪談者要適時引導受訪者, 否則單純以受訪者為中心可能會脫離整個訪談的主題, 這樣記錄的口述歷史可能僅僅是受訪者一部零散的敘述史, 甚至可能是一場嘮叨而已。第五, 注意訪談時間, 一般訪談每次不宜超過兩小時, 超過兩小時不但受訪者疲倦不堪、心浮氣躁, 就是訪談者也會無法全神貫注繼續聆聽。[11] (P78) 最后是結束訪談。結束訪談主要有以下任務:第一, 找一個“結束性”話題來收尾, 如讓受訪者對其武術人生做一回顧;讓受訪者以現況與過往習武歲月相比較;讓受訪者對于武術重大事件下個結論或者展望未來前景等。然后試問受訪者是否還有想要討論的事情, 這樣可能會喚醒某些塵封的記憶, 獲得一些意想不到的史料。第二, 在采訪結束時, 要注意預留日后可能補充采訪的機會。第三, 在采訪后還應相應地收集一些實物資料, 如:武術老照片、武術古文獻、武術器械等, 如有捐贈應頒發捐贈證書。第四, 告知受訪者錄音、錄影文件將會如何處理, 同時為他們在抄本制作和簽署贈予權時所扮演的角色做一解釋。[11] (P101)

        3.資料整理階段

        資料整理主要包含采訪手記的撰寫、錄音整理、補充采訪、文字校訂以及錄音、錄像和相關文件的編碼、歸檔等內容。應注意以下問題:第一, 采訪手記撰寫內容要盡量豐富、真實、詳細;第二, 錄音整理應與訪談現場一致, 忠于錄音原稿, 不可隨意變更武術家表述習慣;第三, 文字校訂包含整理者對談話內容的勘誤和武術家的親自核訂過程。[12] (P2803-2805)

        4.成果呈現階段

        根據呈現形式的不同, 可分為三類:文本呈現、影音呈現和展覽呈現。第一, 文本呈現主要以歷史書籍、傳記、詩歌、資料匯編、科研論文的形式展示。第二, 影音呈現包括影像形式和錄音形式。影像形式有微電影、系列紀錄片等, 錄音形式有聽書、廣播等。第三, 展覽呈現包括藝術展和主題展等形式, 可借助各地博物館、藝術交流中心等大眾場合進行展覽。

        四、結語

        陳寅恪先生在《陳垣敦煌劫余錄序》中講道:“一時代之學術, 必有其新材料與新問題, 取用此材料, 以研究問題, 則為此時代學術之新潮流。”美國學者愛德華說:“任何事物都不能從人類文化中徹底消除記憶存儲和口傳傳統……除非人類喪失聽說能力, 否則, 書寫文本或印刷文本不可能取代口傳傳統。”[13] (P126) 由此可見, 武術口述史研究的時代訴求和不可替代性不言而喻。當下武術口述史研究正值起步階段, 武術研究者應了解其研究進路, 理解其價值和時代精神, 力爭為中國武術史學研究提供新思路、新問題和新史料, 使武術史學成為真正面向大眾的武術史。

        參考文獻

        [1]牛愛軍.宏大敘事與微觀論證——武術口述史的理論與實踐研究[J].搏擊 (體育論壇) , 2010, (2) .
        [2]邢照利.鄭懷賢武術教育思想的口述史研究[D].成都體育學院, 2013.
        [3]戴國斌.新中國武術發展的集體記憶:一項口述史研究[M].北京:人民體育出版社, 2016.
        [4]李文博.新中國以來滄州回族武術變遷研究[D].上海體育學院, 2014.
        [5]楊雁斌.淺談口述史的發展與特色[J].國外社會科學, 1993, (4) .
        [6]保羅·湯普遜.過去的聲音:口述史 (第一版序言) [M].覃方明, 等, 譯.沈陽:遼寧教育出版社, 2000.
        [7]埃里克·霍布斯鮑姆.史學家——歷史神話的終結者[M].上海:上海人民出版社, 2002.
        [8]周道鑫.戒毒人員練習太極拳的心路歷程:一項口述史研究[D].上海體育學院, 2015.
        [9]張國良.氣功鍛煉者的口述史研究[D].上海體育學院, 2011.
        [10]納日碧力戈.作為操演的民間口述和作為行動的社會記憶[J].廣西民族學院學報, 2003, (3) .
        [11]里奇.大家來做口述歷史:實務指南[M].2版.北京:當代中國出版社, 2006.
        [12]趙光圣, 郭玉成, 李守培.武術家口述史研究的基本模式[G]//2015年第十屆全國體育科學大會論文摘要匯總.
        [13]愛德華·希爾斯.論傳統[M].上海:上海人民出版社, 1991.

        李趙鵬,劉強.武術口述歷史研究的現狀、價值與過程[J].哈爾濱學院學報,2019,40(03):92-95.
        相近分類:
        • 成都網絡警察報警平臺
        • 公共信息安全網絡監察
        • 經營性網站備案信息
        • 不良信息舉報中心
        • 中國文明網傳播文明
        • 學術堂_誠信網站
        热热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