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legend id="6gae2"><i id="6gae2"><tr id="6gae2"></tr></i></legend>

  • <optgroup id="6gae2"><em id="6gae2"><pre id="6gae2"></pre></em></optgroup>

    1. 學術堂首頁 | 文獻求助論文范文 | 論文題目 | 參考文獻 | 開題報告 | 論文格式 | 摘要提綱 | 論文致謝 | 論文查重 | 論文答辯 | 論文發表 | 期刊雜志 | 論文寫作 | 論文PPT
      學術堂專業論文學習平臺您當前的位置:學術堂 > 哲學論文 > 人生哲學論文

      莊子如何面對人生中的負能量

      時間:2016-10-13 來源:未知 作者:原來是喵 本文字數:8114字
        本文擬從莊子本人的人生際遇談起,探討莊子在逆境中消解負能量的方式方法,以期對當下的社會與人生有所裨益。大家在相關論文寫作時,可以參考這篇題目為“莊子如何面對人生中的負能量”的哲學與人生論文。
        
      莊子如何面對人生中的負能量

        原標題:論莊子消解負能量的方式方法---從莊子人生際遇說起
        
        摘要:負能量是人生困境中消沉、沮喪、焦躁、自我懷疑等不良情緒帶來的人生阻力,及時地、有效地消解負能量是一種人生大智慧。作為亂世之民、弱國之民,作為沒落的失勢的貴族的后裔,生活貧困的、被人輕視的莊子在他的思想世界里表現了他的怨憤。為消解人生中的負能量,莊子繼承老子道家思想,從負的思維方法即否定的方法出發,對人生的價值、人世的功名利祿、儒家的學說體系進行了解構,在價值取向上指向了無。在此基礎上,莊子從安時處順、安貧樂道、死生一體、心性修養等方面進一步提出了消解負能量的具體方法,構建了中國思想史乃至世界思想史上獨樹一幟的心靈境界。
        
        關鍵詞 莊子;消解;負能量;方式方法
        
        當下,由于社會上存在諸如信仰危機、誠信缺失、人性墮落、精神頹廢等問題,人們常常談論、倡導甚至鼓吹社會“正能量”,希望能夠改變人們生存發展面臨的困境。所謂正能量,一般指健康樂觀、積極向上的情感與動力,社會的發展需要正能量。與正能量相對,則為負能量,指人生困境中消沉、沮喪、焦躁、自我懷疑等不良情緒以及這些不良情緒帶來的人生阻力。在實際生活中,負能量如果得不到及時宣泄而積聚、沉淀而后爆發,往往帶來不可估量的可怕后果,及時地、有效地消解負能量是人生大智慧。在中國古代,儒家弘揚的仁、義、禮、智、信、溫、良、恭、儉、讓,自然是社會的正能量; 道家思想在中國人的精神生活中也具有極其重要的地位,但在思維方式、價值取向、思想旨歸等方面表現卻與儒家明顯不同。在這方面,莊子思想尤為突出。它產生于逆境、困境之中,以無、靜、虛為支點,消解逆境困境中的負能量。文章擬從莊子本人的人生際遇談起,探討莊子在逆境中消解負能量的方式方法,以期對當下的社會與人生有所裨益。
        
        一、莊子的“世界”
        
        思想的蘆葦需要深厚的土壤才能夠生長。莊子所處的時代、社會以及他家族、個人的遭遇,是他思想產生的“土壤”.關于莊子的生平事跡,史書中記載不多,但從《史記·老子韓非列傳》及相關研究成果看,莊子的生活乃至他的生命體驗充滿了負面的因素。
        
        亂世之民。莊子所處的時代,周天子式微,禮崩樂壞,諸侯爭霸,戰爭頻繁,國君權貴橫行無忌,人民朝不保夕。如莊子所在的宋國,“今宋國之深,非直九重之淵也; 宋王之猛,非直驪龍也”(《莊子·列御寇》①) ,宋國的黑暗與宋王的殘暴可見一斑。宋國之外,歷史上的楚王“形尊而嚴。其于罪也,無赦如虎”(《則陽》) ,魯侯“以己養養鳥”(《至樂》) 愚蠢可笑,衛靈公則是“飲酒湛樂,不聽國君之政; 田獵畢弋,不應諸侯之際”(《則陽》) ,天下動蕩不安。
        
        弱國之民。莊子生活的宋國,本是殷商滅亡后舊貴族的封地,成王敗寇,宋人的地位本就尷尬,《韓非子·五蠹》中“守株待兔”、《孟子·公孫丑上》中“揠苗助長”等故事,嘲笑的對象都是宋人; 而在戰國時期,宋國在齊國、楚國等大國的夾縫中生存,常常成為戰爭的犧牲品,國勢更是衰弱。
        
        沒落貴族。關于莊子的身世,史書中并沒有記載。莊子的學識淵博,司馬遷說他“其學無所不窺”(《史記·老子韓非列傳》) ,應該在小時候受到良好的教育。而根據戰國中期的教育狀況,雖然私學已經興起,但受教育的對象還是很有限的。所以,一些學者推斷莊子是貴族的后裔。崔大華先生認為,莊子“可能是在楚國吳起變法期間( 約在楚悼王十五年至二十一年,即前387-前381年) ,被廹遷移到楚國邊陲,最后流落到宋國的楚國公族后裔。”[1](P29),而王葆玹認為:“然而從莊子的姓氏來看,他應當是宋莊公的后裔,是宋國公族莊氏的不得意的子孫”[2](P154),劉生良也認為“莊周乃是一位出身于宋國公族、由貴族淪為平民的人物”[3](P64)。綜合各方面的情況,莊子很可能是沒落貴族的后裔,家族由顯貴而勢衰。
        
        生活貧窮。《莊子·外物》篇中說莊周“家貧,故往貸粟于監河侯”,家中甚至連飯也吃不上,去找別人借糧;《山木》篇中說“莊子衣大布而補之,正緳系履而過魏王”,而莊子在反擊魏王時也說自己“衣弊履穿”---穿著帶補丁的粗布衣服、磨破了的鞋子,其生活可謂是窮困潦倒。
        
        朋友背叛。惠子是當時有名的政治人物、名家學派的代表人物。在《莊子》中,莊子與惠子可以說一對辯友,二人經常就某個問題展開辯論,如《逍遙游》篇中就“無用之用”的討論、《秋水》篇中的“濠梁之辯”等。在《秋水》篇中,說惠子在梁國做相時,莊子去拜訪他,但惠子聽信別人讒言,認為莊子到梁是想謀取他的相位。為保住自己的地位,惠子在國內大肆搜捕莊子。莊子徑直去見惠子,并以“鴟嚇鹓鶵”的寓言抨擊惠子。②此事若真,以莊、惠二人的關系,對莊子則是重大的打擊。
        
        喪妻喪友。莊子生卒年不詳,依曹礎基先生《莊子活動年表》,莊子大概生于公元前369年,死于公元前286年。[4]《至樂》篇中有“莊子妻死”的寓言。莊子妻子去世后,惠子前去吊唁。惠子死于公元前310年,《徐無鬼》篇中,莊子用“運斤成風”的寓言,來表達他與惠子間的密切關系; 并說“自夫子之死也,吾無以為質矣,吾無與言之矣”,表達了對惠子的深切懷念。如此,莊子在60歲之前死了妻子、摯友。
        
        世人冷眼。由于貧困落魄,莊子還遭到世人的冷眼,有人甚至當面挖苦他、嘲笑他,當然他也予以猛烈回擊。莊子因家貧借貸于監河侯,監河侯卻說“我將得邑金,將貸子三百金,可乎?”莊子以“涸轍之鮒”的寓言嘲諷他的虛偽(《外物》)。宋人曹商,為宋王使秦,得車百余乘,在莊子面前趾高氣揚,莊子以“舐痔得車”的寓言來反擊他的狂妄自大(《列御寇》)。宋人因宋王賞賜得車十乘,并“以其十乘驕稚莊子”,莊子以“探驪得珠”的寓言告誡他不要自鳴得意(《列御寇》)。
        
        其實,一個人即是一個世界。作為亂世之民、弱國之民,作為沒落的失勢的貴族的后裔,生活貧困的、被人輕視的莊子在他的世界里表現了他的怨憤。明人陳子龍在《莊周論》中說:“莊子,亂世之民也,而能文章,故其言傳耳。夫亂世之民,情懣怨毒,無所聊賴,其怨既深,則于當世反若無所見者。……而辨激悲抑之人,則反刺詬古先,以蕩達其不平之心,若莊子者是也。”莊子的世界里充斥著負能量,需要排解、宣泄。
        
        二、莊子負的思維方式
        
        從思維角度來講,馮友蘭曾經說:“真正形上學的方法有兩種: 一種是正底方法; 一種是負底方法。正底方法是以邏輯分析法講形上學。負底方法是講形上學不能講,講形上學不能講,亦是一種講形上學的方法。猶之乎不屑于教誨人,或不教誨人,亦是一種教誨人的方法。”[5](P281)就儒道思想而言,儒家在西周禮樂文化的基礎上,用正的方法即“什么是什么”的邏輯方法,構建了仁、義、禮、智、信等人生價值體系;道家尤其是莊子則采用了負的方法即“什么不是什么”的邏輯方法,從解構人生價值出發,構建了自己的學說體系。
        
        負的思維方法即否定的方法,亦可稱為否定思維、逆向思維。李炳海在《道家與道家文學》中指出:“道家對現實社會處處看不慣,對歷史的評價也與儒家的傳統觀念截然不同,無論在歷史觀上,還是價值觀、美丑觀上,它的對立心理都是極其明顯的。”[6](P53 - 54)指出這種思維方法是一種倒轉的思維;[4](P413)林庚在《中國文學簡史》中具體談到莊子思維特點更明確說:“莊子思想方法的特點是否定……莊子如果真有所肯定,那就是執此否定的智慧。”[7](P53 - 54)莊子負的思維方法形成了負的價值取向,消解了人生、社會的價值體系,為排解、宣泄負面情緒及其帶來的負能量提供了一個“閘口”.
        
        莊子認為,人生短暫,充滿了苦難。《知北游》中說:“人生天地之間,若白駒之過隙,忽然而已。注然勃然,莫不出焉; 油然漻然。莫不入焉。已化而生,又化而死。生物哀之,人類悲之。”人生剛開始生機昂然、青春洋溢,轉眼之間即日薄西山、垂垂老去,就如白馬穿過縫隙一樣短暫,怎不令人哀嘆。人生的百年間又如何呢?《齊物論》中說:“一受其成形,不亡以待盡。與物相刃相靡,其行盡如弛而莫之能止,不亦悲乎! 終身役役而不見其成功,苶然疲役而不知其所歸,可不哀耶! 人謂之不死,奚益! 其形化,其心與之然,可不謂大哀乎? 人之生也,固若是芒乎? 其我獨芒,而人亦有不芒者乎?”人生在世,即為外物所役,掙扎有時,彷徨無端,到頭來只是白忙活一場。在這方面,莊子把孔子樹立為典型。孔子是儒家學派的創始人,也是《莊子》三十三篇中出現最多的人物。《天運》篇中說他“伐樹于宋,削跡于衛,窮于商周”、“圍于陳蔡之間,七日不火食,死生相與鄰”;《山木》篇中孔子自言:“吾再逐于魯,伐樹于宋,削跡于衛,窮于商周,圍于陳蔡之間”(《漁父》篇也有相類記載) ,并且“親交益疏,徒友益散”;《讓王》篇中類似的情節記載地更為詳細:
        
        孔子窮于陳蔡之間,七日不火食,藜羹不糝,顏色甚憊,而弦歌于室。顏回擇菜于外,子路、子貢相與言曰:“夫子再逐于魯,削跡于衛,伐樹于宋,窮于商周,圍于陳蔡,殺夫子者無罪,藉夫子者無禁。弦歌鼓琴,未嘗絕音,君子之無恥也若此乎!”
        
        儒家在先秦被稱為顯學,孔子作為儒家學派的創始人,作為中國私學的開創者,在去世一百多年后的莊子時代,在社會上應該有廣泛的影響力,但他的遭遇竟然這樣凄慘,以至于連跟他東奔西走的弟子都覺得他有些無恥,生命是何等地悲摧!①
        
      相近分類:哲學與人生論文
      • 成都網絡警察報警平臺
      • 公共信息安全網絡監察
      • 經營性網站備案信息
      • 不良信息舉報中心
      • 中國文明網傳播文明
      • 學術堂_誠信網站
      热热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