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legend id="6gae2"><i id="6gae2"><tr id="6gae2"></tr></i></legend>

  • <optgroup id="6gae2"><em id="6gae2"><pre id="6gae2"></pre></em></optgroup>

    1. 學術堂首頁 | 文獻求助論文范文 | 論文題目 | 參考文獻 | 開題報告 | 論文格式 | 摘要提綱 | 論文致謝 | 論文查重 | 論文答辯 | 論文發表 | 期刊雜志 | 論文寫作 | 論文PPT
      學術堂專業論文學習平臺您當前的位置:學術堂 > 醫學論文 > 臨床醫學論文 > 口腔論文

      女性患者RAU與心理社會因素的關系

      時間:2019-07-24 來源:現代醫藥衛生 作者:肖娟 本文字數:4281字

        摘    要: 目的 探討復發性阿弗他潰瘍女性患者的心理狀況。方法 選擇2017年6月至2018年8月在該院口腔科就診的70例復發性阿弗他潰瘍婦女作為研究對象。使用中文版的口腔健康影響程度量表-14 (OHIP-14) 和抑郁-焦慮-壓力量表-21 (DASS-21) 進行問卷調查, 統計得分情況。結果 女性復發性阿弗他潰瘍患者的抑郁、焦慮和壓力評分與OHIP-14總分呈正相關 (r=0.742、0.814、0.621, P<0.05) 。結論 女性復發性阿弗他潰瘍患者存在不同程度的抑郁、焦慮、壓力等不良情緒, 醫護人員應關注其心理狀態, 促進疾病愈合。

        關鍵詞: 復發性阿弗他潰瘍; 生活質量; 心理狀況; 相關性; 女性;

        復發性阿弗他潰瘍 (RAU) 是口腔黏膜比較常見的疾病, 主要表現以圓形或橢圓形的潰瘍反復發作, 深淺不一, 表面可有灰白色或黃白色假膜, 疼痛或燒灼感劇烈, 影響患者的工作、生活[1]。RAU是多因素病因導致的疾病, 本文主要研究女性患者RAU與心理社會因素的關系, 以為臨床提供合理的治療方法。

        1、 資料與方法

        1.1、 一般資料

        選擇2017年6月至2018年8月在本院口腔科就診的70例RAU患者作為研究對象。納入標準:知情自愿并簽署本研究同意書者;年齡20~40歲的女性;符合RAU的診斷標準[1];無嚴重的精神認知障礙疾病, 能完成調查者。

        1.2 、方法

        1.2.1 一般信息調查表

        包括年齡、教育程度、工作強度、月收入、婚姻狀況、醫療保險。

        1.2.2、 中文版口腔健康影響程度量表-14 (OHIP-14)

        OHIP-14為Likert5點量表, 由7個維度14個條目 (影響發音、味覺變差、明顯疼痛、吃東西不舒服、不自在、緊張不安、飲食不滿意、進食停止、不能休息、尷尬、易發脾氣、難以工作、生活不滿意、做不了事) 組成, 調查者對每一個條目與自身實際情況比較進行自我評分 (0=無;1=很少;2=有時;3=經常;4=很經常) , 總分為0~56分。該量表內部一致性Cronbach′sα系數為0.901, 具有良好的信度和效度[2,3]。

      女性患者RAU與心理社會因素的關系

        1.2.3、 簡體中文版抑郁-焦慮-壓力量表-21 (DASS-21)

        該量表分為抑郁、焦慮和壓力3個分量表, 每個分量表有7個項目, 總共21個題項。0=不符合;1=有時符合;2=常常符合;3=總是符合。根據得分進行分類, 抑郁 (正常0~9分、輕度10~13分、中度14~20分、重度21~27分、極度嚴重大于或等于28分) 、焦慮 (正常0~7分、輕度8~9分、中度10~14分、重度15~19分、極度嚴重大于或等于20分) 、壓力 (正常0~14、輕度15~18分、中度19~25分、重度26~33分、極度嚴重大于或等于34分) 。該量表的內部一致性Cronbach′sα系數為0.890, 具有良好的信度和效度[4,5]。以一對一形式指導, 由研究對象本人親自填寫調查表。

        1.3 、統計學處理

        采用SPSS19.0統計軟件錄入數據, 正態分布計量資料以表示, 采用方差分析、t檢驗, 描述性分析和Person相關分析進行統計, P<0.05為差異有統計學意義。

        2、 結果

        2.1、 女性RAU患者OHIP-14量表與DASS-21量表得分情況 見表1。

        表1 女性RAU患者OHIP-14量表與DASS-21量表得分情況
      表1 女性RAU患者OHIP-14量表與DASS-21量表得分情況

        2.2、 女性RAU患者抑郁-焦慮-壓力各分級人數及百分比情況 見表2。

        表2 女性RAU患者抑郁-焦慮-壓力分級人數及百分比[n (%) ]
      表2 女性RAU患者抑郁-焦慮-壓力分級人數及百分比[n (%) ]

        2.3、 女性RAU患者OHIP-14總分與抑郁-焦慮-壓力的相關分析

        女性RAU患者的抑郁、焦慮和壓力得分與OHIP-14總分呈顯著正相關 (r=0.742、0.814、0.621, P<0.05) 。

        3、 討論

        RAU具有周期性、復發性和自限性的特點[6], 創傷、食物、藥物, 以及全身因素 (如營養不良、精神緊張、免疫功能低下、激素水平改變、維生素或微量元素缺乏等) 均可能發病, 傳統的藥物治療方法可取得一定效果[7,8,9,10,11], 但是卻無法徹底根治。當今社會, 健康的概念不僅僅局限于身體, 心理健康和社會行為也被引入。新的醫學模式指的善良的狀態是包括身體和心理功能, 心理和社會行為的統一體[12]。因此, RAU心理狀況的分析迫在眉睫。關于對于RAU的心理狀態分析, 其不僅可以分析疾病的起始發展, 對疾病的治療更有舉足輕重的作用, 而國內外對RAU患者的心理狀況研究分析還較少。本研究選擇20~40歲的女性RAU患者作為研究對象, 排除了性別差異、青春期及更年期激素對研究結果的影響。此次調查發現, 女性RAU患者OHIP-14總分為 (21.32±7.40) 分, 說明潰瘍降低了患者的生活質量。同時, 本研究對女性RAU患者的心理狀態進行了初步評估, 表明其存在著一定的焦慮抑郁狀況;焦慮得分與OHIP-14量表總分相關系數大于0.8, 呈高度相關;抑郁和壓力評分與OHIP-14總分之間的相關系數大于0.6, 呈中度相關, 可認為女性RAU患者的抑郁、焦慮和壓力分值越高, 生活質量越低, 女性RAU患者的心理因素直接影響了疾病的發生發展, 這與國外研究一致[13]。心理因素可通過多方面來影響疾病的發生發展。其一方面影響人體免疫功能, 人體內的免疫細胞數量和功能都可能發生異常, B、T淋巴細胞總數與心理狀態呈負相關[14,15]。抑郁狀態下的總T淋巴細胞水平較對照組數量降低, NK細胞水平高于對照組, 而且功能異常[16]。有研究通過構建抑郁癥神經免疫模型發現, T細胞群的失調可能是抑郁障礙和重度抑郁患者其他免疫改變的先兆[17]。同時, 心理社會因素通過影響神經內分泌影響免疫系統, 使其釋放的免疫因子也可作用于中樞神經系統, 從而引起心理或行為特征的改變[18]。

        JAREMKA等[19]研究發現, 焦慮人群輔助性T細胞更低, 而導致皮質醇的升高, 引發下丘腦-垂體-腎上腺皮質 (HPA) 軸失衡, 進而造成神經內分泌系統的異常。可以認為這是心理-神經-免疫3種因素失去平衡導致紊亂尚引起的疾病。抑郁焦慮狀態下, 免疫功能受損[20], 也將進一步導致潰瘍復發[21]。一方面, 心理因素可以刺激機體分泌一系列炎性因子, 葉剛等[22]發現焦慮狀態下外周血炎性細胞因子白細胞介素6 (IL-6) 水平明顯升高。高昆等[23]發現與炎癥相關的補體C3會隨焦慮程度加重而增加。AFRIN[24]發現, 抑郁和焦慮狀態會導致肥大細胞釋放更多的炎癥介質, 導致一系列局部和全身效應。

        綜上所述, 在藥物、激光治療RAU的基礎上, 醫護人員有必要加強心理學專業知識的學習, 對具有不同心理問題的患者進行差異化治療, 以提高療效, 降低復發頻率, 促進病變的愈合, 縮短疾病的進程, 改善患者的生活質量。由于本研究抽樣范圍較小并有一定的地域限制, 其結果可能存在一定的局限性, 作者將在后續的研究中優化抽樣范圍及擴大樣本量, 以期建立RAU心理狀況模型, 為以后治療提供理論與實踐依據。

        參考文獻

        [1]李秉琦.口腔黏膜病學[M].北京:人民衛生出版社, 2000:49.
        [2]陳曉麗, 葉瑋.口腔健康影響量表在牙周病臨床診斷與治療中的應用[J].現代口腔醫學雜志, 2013, 27 (3) :170-173.
        [3]辛蔚妮, 凌均棨.慢性牙周炎患者口腔健康相關生存質量的調查[J].牙體牙髓牙周病學雜志, 2014, 24 (1) :34-37.
        [4]龔栩, 謝熹瑤, 徐蕊, 等.抑郁-焦慮-壓力量表簡體中文版 (DASS-21) 在中國大學生中的測試報告[J].中國臨床心理學雜志, 2010, 18 (4) :443-446.
        [5]文藝, 吳大興, 呂雪靖, 等.抑郁-焦慮-壓力量表中文精簡版信度及效度評價[J].中國公共衛生, 2012, 28 (11) :1436-1438.
        [6]張寶文, 李萌梅, 苑迅.復發性口腔潰瘍病因病機及臨床治療研究進展[J].大連大學學報, 2016, 37 (6) :71-75.
        [7]李玲, 李言君.復發性口腔潰瘍的藥物治療進展[J].中外醫學研究, 2016, 14 (34) :162-164.
        [8]賀紅, 杜以萍, 高靖.重組人粒細胞集落刺激因子含漱液治療化療相關口腔潰瘍療效觀察[J].中國老年保健醫學, 2014, 12 (4) :31-32.
        [9]DESHMUKH RA, BAGEWADI AS.Comparison of effectiveness of curcumin with triamcinolone acetonide in the gel form in treatment of minor recurrent aphthous stomatitis:a randomized clinical trial[J].Int J Pharm Investig, 2014, 4 (3) :138-141.
        [10]馬穎, 趙彤, 劉婷葳, 等.金因肽聯合半導體激光治療復發性口腔潰瘍臨床觀察[J].中國療養醫學, 2014, 23 (12) :1121-1122.
        [11]陳強, 閆元元, 盧恕來.激光在口腔粘膜病治療中的研究進展[J].中華老年口腔醫學雜志, 2017, 15 (3) :185-188.
        [12]FUERST G, GRUBER R, TANGL S, et al.Enhanced bone-to-implant contact by platelet-released growth factors in mandibular cortical bone:a histomorphometric study in minipigs[J].Int J O-ral Maxillofac Implants, 2003, 18 (5) :685-690.
        [13]MEHDIPOUR M, TAGHAVI ZA, FARNAM A, et al.The relationship between anger expression and its indices and oral lichen planus[J].Chonnam Med J, 2016, 52 (2) :112-116.
        [14]SKARSTEIN J, BJELLAND I, DAHL AA, et al.Is there an association between haemoglobin, depression, and anxiety in cancer patients?[J].J Psychosom Res, 2005, 58 (6) :477-483.
        [15]FORTES C, FARCHI S, FORASTIERE F, et al.Depressive symptoms Lead to impaired cellular immune response[J].Psychother Psychosom, 2003, 72 (5) :253-260.
        [16] GROSSE L, HOOGENBOEZEM T, AMBREO, et al.Deficiencies of the T and natural killer cell system in major depressive disorder:T regulatory cell defects are associated with inflammatory monocyte activation[J].Brain Behav Immun, 2016, 54:38-44.
        [17]EYRE HA, STUART MJ, BAUNE BT.A phase-specific neuroimmune model of clinical depression[J].Prog Neuropsychopharmacol Biol Psychiatry, 2014, 54:265-274.
        [18] BATERZI AD, YAZICI K, BUTURAK V, et al.Effects of venlafaxine and fluoxetine on lymphocyte subsets in patients with major depressive disorder:a flow cytometric analysis[J].Prog Neuropsycho Pharmacol Biol Psychiatry, 2010, 34 (1) :70-75.
        [19]JAREMKA LM, GLASER R, LOVING TJ, et al.Attachment anxiety is linked to alterations in cortisol production and cellular immunity[J].Psychol Sci, 2013, 24 (3) :272-279.
        [20]ZORRILLA EP, LUBORSKY L, MCKAY JR, et al.The relationship of depression and stressors to immunological assays:a metaanalytic review[J].Brain Behav Immun, 2001, 15 (3) :199-226.
        [21]AL-SAMADI A, DROZD A, SALEM A, et al.Epithelial cell apoptosis in recurrent aphthous ulcers[J].J Dent Res, 2015, 94 (7) :928-935.
        [22]葉剛, 湯臻, 錢正康, 等.首發廣泛性焦慮障礙患者外周血炎性細胞因子與執行功能的相關性[J].精神醫學雜志, 2016, 29 (3) :161-163.
        [23]高昆, 劉輝.焦慮對體液免疫功能影響及其與HLA-DQB1等位基因的關系[J].中國免疫學雜志, 2009, 25 (11) :1045-1047.
        [24] AFRIN LB.Burning mouth syndrome and mast cell activation disorder[J].Oral Surg Oral Med Oral Pathol Oral Radiol Endod, 2011, 111 (4) :465-472.

        論文來源參考:肖娟.女性復發性阿弗他潰瘍患者心理狀況研究[J].現代醫藥衛生,2019,35(13):2031-2033.
        相近分類:
        • 成都網絡警察報警平臺
        • 公共信息安全網絡監察
        • 經營性網站備案信息
        • 不良信息舉報中心
        • 中國文明網傳播文明
        • 學術堂_誠信網站
        热热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