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legend id="6gae2"><i id="6gae2"><tr id="6gae2"></tr></i></legend>

  • <optgroup id="6gae2"><em id="6gae2"><pre id="6gae2"></pre></em></optgroup>

    1. 學術堂首頁 | 文獻求助論文范文 | 論文題目 | 參考文獻 | 開題報告 | 論文格式 | 摘要提綱 | 論文致謝 | 論文查重 | 論文答辯 | 論文發表 | 期刊雜志 | 論文寫作 | 論文PPT
      學術堂專業論文學習平臺您當前的位置:學術堂 > 文學論文 > 古代文學論文

      李漁文學作品中的如皋元素探析

      時間:2019-07-19 來源:南京師范大學文學院學報 作者:沈新林 本文字數:11395字

        摘    要: 明末清初出生于如皋的文化巨人李漁, 是一位各體兼擅的作家, 他的小說、戲曲在故事題材、情節、方言、俗語等方面保留了諸多如皋元素。這些元素不僅是他出生、成長于如皋的有力證據, 而且是檢驗其作品的試金石。合理利用這些如皋元素, 有助于對其生平事跡、創作過程的研究, 也有助于對創作時間的定位。

        關鍵詞: 李漁; 小說; 戲曲; 如皋元素;

        Abstract: Li Yu was a literature giant born in Rugao County, and he was good at different literature genres including fiction and opera. His fictions and operas contains many local cultural elements of Rugao such as theme, plots, dialect and idioms, etc. These Rugao elements not only provide powerful evidences of his birthplace, but are also very helpful in the study of his life story, the time and process of his creations.

        Keyword: Li Yu; fiction; opera; Rugao elements;

        明末清初出生于如皋的文化巨人李漁, 首先是一位各體兼擅的作家, 其小說、戲曲創作在清代風格獨特, 成就首屈一指。文藝來源于生活, 作家創作離不開孕育其成長的土壤, 李漁出生于江蘇如皋, 自幼隨其父母在如皋生活, 直到二十多歲才回原籍參加科舉考試。如皋是他成長的搖籃, 如皋的水土孕育了一代天才, 其小說、戲曲作品中自然保留了相當多的如皋印記, 記錄了他與如皋的歷史淵源以及千絲萬縷的血肉聯系。對其作品中的如皋元素加以梳理, 有助于對其生平事跡的研究, 還可以用來探討其作品的創作時間。

        一

        李漁的白話短篇小說被學術界譽為“清代小說第一人” (孫楷第《李笠翁與十二樓》) [1] (P370) 。其作品以構思新穎奇特, 故事情節曲折, 語言流利纖巧著稱。如果細心閱讀, 可以發現, 在其小說題材、情節以及語言諸方面均保留了不少如皋元素。

        先看小說題材和故事情節。李漁擬話本小說集《十二樓》第一種《合影樓》記敘男女愛情婚姻故事, 描寫民間的婚俗:一是未婚男女先合八字。路公道:“婚姻大事, 不好單憑己意, 也要把兩個八字合一合婚。沒有刑傷損克, 方才好許。”[1] (P11) 古代用天干地支組合標記年、月、日等時間, 八字就是表示每個人出生的年、月、日、時辰四個節點的八個字;未婚男女的八字合起來, 如果相生相容, 可以成婚;如果相克, 就不宜結合。這一風俗在蘇北如皋, 相沿成習, 至今仍然沒有完全絕跡。二是會親。“成親過了三日, 路公就準備筵席, 請屠、管二人會親”[1] (P19) 。會親是男女成婚之后不久 (一般三天) , 由男方置辦酒席, 宴請女方來往的親戚, 大家相互暢敘親戚關系, 聯絡感情。這一風俗在蘇北好多地區, 蔚然成風, 至今仍有保存。

        李漁小說喪葬風俗的描寫也符合如皋的風俗民情:《連城璧》第十一回《重義奔喪奴仆好, 貪財殞命子孫愚》中寫道:“百順號天痛哭, 幾不欲生, 將辦下的衣衾棺槨殯殮過了, 自己戴孝披麻, 寢苫枕塊, 與親子一般, 開喪受吊。七七已完, 就往各家討賬, 準備要裝喪回去。”《連城璧》第八回《妻妾敗綱常, 梅香完節操》中, 主人公碧蓮說:“我還有幾件青衣, 總則守孝的人, 三年穿著不得, 不如拿去賣了。”碧蓮還“時常買些紙錢, 到墳前焚化。”這些都是如皋喪葬風俗的再現。在蘇北如皋一帶, 老人亡故后, 收斂入棺, 子女親屬披麻戴孝, 開喪受吊, 逢七祭奠, 焚化紙錢。七七四十九天斷七, 子女親屬守孝三年, 不得婚嫁喜慶, 舉辦宴會, 不穿艷麗衣服等。這些與小說的描寫完全一致。

      李漁文學作品中的如皋元素探析

        還有一些宿命迷信活動描寫:算命。李漁擬話本小說集《連城璧》第二回《老星家戲改八字, 窮皂隸陡發萬金》的主要故事情節, 是老星家幫窮皂隸蔣成戲改了生辰八字, 使其命運發生陡轉, 交上好運;表現勸人行善, 修身立命的主題。

        (山人) 對他道:“你若要過好日子, 只除非把八字改一改, 就有好處了。”蔣成道:“先生又來取笑, 八字是生成的, 怎么改得?”山人道:“不妨, 我會改。”重新取一張命紙, 將蔣成原八字, 只顛倒一顛倒, 另排上五星運限, 后面批上幾句好話, 折做幾折, 塞在蔣成袖中道:“以后人問你八字, 照這命紙上講, 還你自有好處。”[2] (P33)

        如皋是歷史悠久, 封建迷信思想也影響深遠, 算命的現象至今沒有絕跡。

        相面。《連城璧》第六回《遭風遇盜致奇贏, 讓本還財成巨富》入話之后的正文寫道:“如今卻說一個人, 相法極高。遇著兩個面貌一樣的, 一個該貧, 一個該富, 他卻能分別出來。后來恰好合著他的相法, 與前面敷衍的話句句相反, 方才叫做異聞。”接著, 敘述商人秦世良起先漂洋過海, 遭風遇盜;其次受人誣賴, 陷于貧困, 最后否極泰來, 強盜悔過、歹人返本加息, 而終于發財致富的故事。穿插寫到楊百萬精于面相術, 他對秦世芳說道:“論你相貌, 是個徹底的窮人。只是臉上氣色與去年大不相同。去年是一團的滯氣, ……你如今臉上, 不但滯氣沒有了, 又生出許多陰鷙紋來, 畢竟做了天大一件好事, 才有這等氣色, 將來正要發財。”點明了真相, 說破了要害, 令人毛骨悚然。小說結尾寫道:“相貌生得好的, 只要不做歹事, 后來畢竟發跡……就是相貌生得不好的, 只要肯做好事, 一般也會發跡。”作者勸人為善的動機, 一目了然。

        相面在蘇北如皋源遠流長, 民間有麻衣相書, 流行頗盛, 其實質是以人的面部特征決定命運的榮辱盛衰, 并有人以此為業, 代人相面。這一活動在文化大革命運動期間遭到毀滅性的打擊, 但之后又有死灰復燃, 并未完全絕跡。

        其他, 如測字等也有所描寫, 也符合如皋的生活實際。

        再看語言詞匯。李漁小說中的如皋方言元素比較普遍, 有的甚至反復多次出現:

        如皋方言例:

        (1) 只要說得成親, 就做臨了一個, 也是情愿的了。 (《連城璧·寡婦設計賺新郎》) [2] (P227)

        臨了 (liao) , 最后、末了。蘇北如皋流行的口語, 一般不說“末了”“最后”, 而稱“臨了”。

        (2) 次日丈夫拷打丫鬟, 說為甚么夜頭夜晚, 點燈到豬圈里去? (《連城璧·吃新醋正室蒙冤》) [2] (P 231)

        夜頭夜晚, 時間概念“夜晚”的一種民間說法, 有強調作用。蘇北方言中流行的特殊構詞法, 其他還有, 如:慌張, 慌里慌張;油氣, 油里油氣, 等等。至今猶存, 沿用不絕。

        (3) 楊氏羞得頓口無言, 只得也穿了陳氏的衣服, 走過房去。 (《連城璧·吃新醋正室蒙冤》) [2] (P 238)

        頓口無言, 啞口無言。如皋方言, 至今民間尚存, 百姓猶用。

        (4) 產婦聽見, 慌忙把腳牮住, 狠命一煞, 誰想孩子的頭, 已出了產門, 被產母閉斷生氣, 死在腹中。 (《連城璧·老星家戲改八字》) [2] (P 27)

        牮 (jian) 、夾。《如皋縣志·方俗志·方言》:“牮, 使力正屋也。”這里指產婦提腹用勁, 夾住產門。如皋方言, 民間常用。

        (5) 蔣成思量道:我聞得衙門里, 錢來得潑綽, …… (《連城璧·老星家戲改八字》) [2] (P 28)

        潑綽, 一為錢財比較豐足, 數量多;二指出手闊綽, 大方, 舍得花錢。本文為第一義。如皋方言土語, 民間無文化群體常用。

        (6) 蔣成手內無錢, 要清客也清客不來。 (《連城璧·老星家戲改八字》) [2] (P31)

        清客, 整齊、清爽、美觀, 顯得年輕。如皋方言, 民間無文化群體至今還用。

        (7) 自古道, “皇帝也有草鞋親”, 就下賤些也無礙。 (《乞兒行好事》) [2] (P6)

        草鞋親, 富貴人家的貧窮親戚。民間常言, “皇帝也有三門草鞋親, 何況你我?”如皋方言土語, 民間無文化群體至今常用。

        (8) 你如今若好好跟他回去, 安心貼意做人家, 或者還會生兒育女, 討些下半世的便宜。 (《連城璧·美女同遭花燭冤》) [2] (P 107)

        做人家, 典型的蘇北如皋方言。家, 讀如ga;人家, 指家業、財富。做人家, 意思為在持家過程中注意勤儉節約, 精打細算, 開源節流, 不斷積累資本, 增加產業, 以聚財致富。此說流傳十分廣泛, 影響非常深遠, 一直沿用至今, 如:“他平時舍不得花錢, 非常做人家”。

        (9) 你勸人娶小, 想要把自己的粉頭出脫與他, 多賣幾兩銀子, 又好去販梢的意思。 (《連城璧·妒妻守有夫之寡, 懦夫還不死之魂》) [2] (P143)

        販梢, 翻花樣, 改變形象、立場、觀點、做法等。蘇北如皋方言, 民間常說“這人最喜歡販梢。”下層百姓市民至今還用。

        (10) 后來見滿城財主, 分文不肯幫助, 他看不過, 方才做了暢漢。 (《連城璧·乞兒行好事》) , [2] (P 64)

        要是我們瞞了家主, 要支幾個銅錢使用, 他都是不敢的。那里肯做暢漢? (《連城璧·說鬼話智賺生人》) [2] (P 312)

        暢漢, 過分豪爽、慷慨大方的人。蘇北如皋方言, 有人常說:“他的經濟并不富裕, 但花錢大手大腳, 喜歡做暢漢。”此語現在還有生命力。

        (11) 每日梳完了頭, 定要修一次養, 不但渾身捏高, 連內里都要修到。 (見《連城璧》大連圖書館藏本, 浙江古籍出版社整理本將“高”改為“遍”, 蓋不明方言故也。) [2] (P327)

        高, 如皋方言, 遍, 滿。如:“他家墻上的獎狀貼高了。”

        (12) 我偏要娶個人, 人家大似你的, 容貌好似你的。 (《連城璧·美女同遭花燭冤》) [2] (P 94)

        若是那個好似這個, 就要減幾兩;若是這個好似那個, 就要增幾兩。 (《連城璧·清官不受扒灰謗》) [2] (P 75)

        好似, 好于, 比……好。例如, 好似他, 即好于他, 比他好。似, 用于比較, 相當于“于”、“比”。在蘇北如皋方言口語中習以為常, 至今不改。

        (13) 家人拿了一把薄刀, 將磚頭撬去一塊。 (《連城璧·清官不受扒灰謗》) [2] (P 84)

        薄刀, 即菜刀, 家庭廚房日常切菜用的刀, 有柄, 可以抓手, 一面是刀刃。蘇北如皋稱為薄刀。可能由樸刀音轉而來。

        (14) 穿衣吃飯的時節, 定要人立在旁邊, 替他記著碗數件數, 才不至于傷饑失飽。 (《連城璧·說鬼話計賺生人》) [2] (P 310)

        傷饑失飽, 因太餓太飽而傷害身體, 常指小孩或智商不高、神經不正常的人。蘇北如皋至今猶存。

        (15) 玉娟絕了妄念, 知道家人的言語印證不來, ……一總不去計論他。 (《十二樓·合影樓》) [1] (P6)

        記論, 故意地計較、議論某件事。這一說法在蘇北如皋一帶至今猶存。

        (16) 張見珍生的影子, 就丟下水去。 (《十二樓·合影樓》) [1] (P 9)

        張見, 看見, 也可單用“張”, 悄悄地看。《如皋縣志·方俗志·方言》:“張, 私窺也。”如, “你張張他最近身體好不好?”至今民間常用, 使用頻率很高。

        (17) 不想令愛的尊恙與時災疫癥一般, 一家過到一家, 蔓延不已。 (《十二樓·合影樓》) [1] (P 22)

        過, 傳染, 一般指疾病、細菌的傳染。蘇北如皋一帶把“傳染”稱為“過人”, 至今還用。比如“你離他遠一點, 他的感冒會過人。”

        (18) 經他一番做造, 自然失去本來。 (《十二樓·三與樓》) [1] (P 47)

        做造, 故意制造, 做作, 捉弄傷害別人。如皋一帶的方言, 至今還用。

        (19) 嚴老爺府上若有勤力孩子, 知道這些事的, 見惠一個也好。 (《十二樓·萃雅樓》) [1] (P 129)

        勤力, 意為勤勞, 手腳快, 做事勤快麻利。如皋地區方言, 至今還用。比如“這個小伙子很勤力。”

        (20) 萬一人不像人, 鬼不像鬼, 倒把個如花似玉的女子掗上門去, 送與那丑驢受用。 (《十二樓·拂云樓》) [1] (P 164)

        掗 (ya) , 別人不想要的, 而強制性地給人東西, 叫掗。《如皋縣志·方俗志·方言》:“掗, 強與人物也。”如皋地區方言, 至今還用。比如“我已經吃飽了, 他還掗我吃飯。”

        (21) 少不得留在身邊, 做一匹看馬。 (《十二樓·十巹樓》) [1] (P 183)

        看馬, 只好看而不中用的東西。如皋方言, 至今還用。如“這個人雖然能說會道, 其實是一匹看馬, 缺少實踐, 做事不行。”

        (22) 你們二位都是有竅的人, 為什么丟了鑰匙不拿來開鎖, 倒用鐵絲去掭, 萬一掭了簧, 卻怎么處 (《十二樓·萃雅樓》) [1] (P 125)

        掭 (que) , 多義字。《廣雅》:“擇也”;《集韻》“棢也”;《廣韻》“捎也”;《字匯》“削也”。以上諸條均非本文意思, 此處系方言假借。如皋方言讀如“恰” (qia) , 不順絲, 叫絲。如“她的頭發梳得很光滑, 沒有掭一根絲。”民間至今仍然還常用。

        (23) 姨丈不肯許親, 都是他的鬼話。 (《十二樓·合影樓》) [1] (P 12)

        姨丈、姨丈人的簡稱, 姨娘的丈夫, 即姨父。蘇北如皋民間習稱姨丈。同理, 姑父稱姑丈。蘇北如皋一帶至今還用。

        (24) 只是這番禮數, 要行得鬧熱。 (《十二樓·鶴歸樓》) [1] (P 223)

        鬧熱, 即熱鬧, 如皋一帶習稱鬧熱, 沿用至今。如, “這些年輕人不肯安靜, 喜歡鬧熱”。

        一些流行于蘇北如皋及周邊的海安、泰興、東臺等地區的俗語也和大量出現在李漁作品中。例:

        (1) 謹此奉告四方義士, 三黨懿親, 各發婆心, 共垂佛手, 或損半縑之費, 或損一飯之資, 割少成多, 共襄義舉。 (《連城璧·氣兒行好事, 皇帝做媒人》) [2] (P 57)

        “割少成多”, 聚少成多。割, 合的假借字, 拼湊。如皋俗語, 民間至今還沿用。

        (2) 只要大家略寬厚些, 我們的日子就好過了, 依舊頂你在頭上, 決沒有怠慢之理。 (《連城璧·妒妻守有夫之寡, 懦夫還不死之魂》) [2] (P 175)

        “依舊頂你在頭上”, 意思就是仍舊抬舉你。抬舉某人, 就恭維說:“頂在頭上過日子”。如皋俗語, 民間老年人至今還掛在嘴邊。

        (3) 煩你們眾人大家攢湊攢湊, 替我擔上一肩。 (《十二樓·歸正樓》) [1] (P 99)

        “擔上一肩”, 指分擔一部分事務、責任, 而不是指挑擔。本文指分擔部分債務, 湊點錢。如皋俗語, 鄉間時有所聞。

        (4) 不是我夸嘴說, 只怕沒有銀子, 若拼得大主銀子, 就是公主西施也取得來。你辦眼睛看我, 我偏要娶個人家大似你的, 容貌好似你的, 回來生兒育女, 立家立業。 (《連城璧·美女同遭花燭冤》) [2] (P93)

        “辦眼睛看我”, 辦眼睛, 似乎不通, 其實是蘇北方言俗語, 辦, 置辦、準備。也可以說辦舌頭來品、辦鼻子來聞、辦耳朵聽, 等。一般多以人體器官作為賓語。目的是要讓別人相信自己的出奇本領。如皋俗語, 鄉間時有所聞。

        (5) 七郎正在急頭上, 又怕耽擱功夫, 一句話也不說, 對著牙床扯了就走, 所謂忙中不及寫大‘壹’字。 (《十二樓·拂云樓》[1] (P 172)

        “忙中不及寫大‘壹’字”忙亂中時間緊迫, 只求省事, 來不及注意細節。序數詞“一”, 大寫為“壹”, 忙亂之中, 肯定從簡, 只寫筆畫少的“一”, 非常貼切、生動、形象。如皋俗語, 現在仍有生命力, 民間時有所聞。

        (6) 姚子谷的父親道:“那也顧他不得, 一鋤頭也是動土, 兩鋤頭也是動土, 有心行一番霸道, 不怕他不依。” (《十二樓·拂云樓》) [1] (P 187)

        “一鋤頭也是動土, 兩鋤頭也是動土”意思就是反正做事已經開了頭, 行為數量的多少無關大局, 結果都一樣。一說:“打墻也是動土, 挖溝也是動土”;異曲同工。一般指做傷害別人的不好的事情。如皋俗語, 時有所聞。

        (7) 里侯怕弄出事來, 只得把她交于鄒小姐, 央泥佛勸土佛, 若還掌印官委不來, 少不得還請你舊官來復任。 (《連城璧·美女同遭花燭冤》) [2] (P 100)

        “央泥佛勸土佛”, 泥佛、土佛, 指同類人, 這里指讓同樣類型的人去相互勸說, 其實沒有一點作用。也寫成“泥人”“土人”。如皋俗語, 至今還用。

        (8) 古語道得好:“橫財不發命窮人”。只有買屋的財主, 時常掘著銀藏, 不曾見有賣產的人在自家土上拾得半個低錢。 (《十二樓·三與樓》) [1] (P 49)

        “橫財不發命窮人”, 這是宿命論調, 認為發財是命中注定的。這是封建社會統治階級麻痹勞動人民的話語。蘇北如皋地區, 至今尚偶有流傳。

        (9) 古語道得好:“福在丑人邊”, 他這等一個相貌, 享這樣的家庭, 也夠得緊了。 (《連城璧·美女同遭花燭冤》) [2] (P 90)

        “福在丑人邊”, 說相貌不好的人常能得到上帝保佑。蘇北如皋地區, 至今尚偶爾保留這一說法。這與“上帝不會給你太多”“紅顏薄命”等觀點一致, 所以常能被人接受。

        (10) (楊百萬) 倒賠個笑臉道:“勝敗乃兵家之常, 做生意的人, 失風遇盜的事, 那里保得沒有遭把。自古道:‘生意不怕折, 只怕歇’。你切不可因這一次受驚, 就冷了求財之念。” (《連城璧·遭風遇盜致奇贏, 讓本還才成巨富》) [2] (P 119)

        “生意不怕折, 只怕歇”, 生意人口頭禪, 包含哲理。生意不怕虧本, 只怕中斷。做生意有賺有折, 只要一直堅持下去就肯定能贏錢。蘇北如皋地區, 至今尚有流傳。

        (11) 差人道:“官錯吏錯, 來人不錯。你該點不該點, 請到縣里去說, 與我無干。” (《十二樓·聞過樓》) [1] (P 270)

        官錯吏錯, 來人不錯, 意思為罪罰的責任應由主使者承擔, 而與執行者無關, 不要難為經辦的差人。如皋民間俗語, 至今還有一定的生命力。

        需要說明的是, 李漁短篇白話小說中的如皋方言俗語遠不止這么多, 限于篇幅, 不再列舉。此外, 根據目前的李漁研究成果, 李漁的小說創作尚不止這兩部擬話本小說集。長篇小說《肉蒲團》因其內容涉及色情, 不宜廣泛傳播, 故寓目者不多, 本文就不加以引證;筆者早在考訂該書作者的有關論文中對于方言問題已有論說, 可以參看。長篇小說《合錦回文傳》因有鐵華山人改寫而改變了李漁原著的風貌以及語言風格, 特此加以說明。

        二

        李漁的《李笠翁十種曲》在清代不僅風靡海內, 而且傳到域外。日本青木正兒《中國近世戲曲史》云:“德川時代之人, 茍言及中國戲曲, 無不立舉湖上笠翁者。”[3]日本的德川時代相當于中國的乾隆時代, 可見, 李漁的戲曲早已傳播并風靡日本。

        《風箏誤》是李漁喜劇的代表作, 從創作題材方面看, 其創作靈感明顯來源于其出生、成長的如皋。如皋在長江北岸, 屬蘇北江海平原地帶, 土地平曠, 一馬平川, 登高遠眺, 目力遠達數十里之外, 行路略無障礙, 且四季分明, 季風強勁, 適宜放飛風箏, 是著名的風箏之鄉。如皋與北京、天津、山東濰坊為全國四大風箏發祥地。流行的折疊式風箏和音響組合風箏則為如皋首創。如皋當地以放風箏為強身健體、凝聚人心的集體活動。冬春季節, 農閑時分, 大家爭先恐后地放風箏, 并組織比賽, 誰家的風箏最大, 放得最高, 音響最美, 放的時間最久, 就能勝出。在民眾心目中, 風箏是財富和力量的象征。如皋誕生了許多制作風箏的高手, 風箏樣式名目繁多, 大致可分為造型風箏和音響風箏兩大類[4] (P182) :造型風箏有游龍、鳳凰、孔雀、蝴蝶、蜈蚣、白鶴、蜻蜓、仕女等各種名目;一般以竹篾為骨架, 糊以色絹或紙, 放飛上天, 隨風飄蕩, 栩栩如生, 立體感強;有資料記載, 如皋曾首創了游龍、蜈蚣等折疊式風箏。音響風箏, 則有四方、五星、六角、七星、八角、九簇菱等等名目。各種風箏形狀大小不一, 小的高不盈尺, 用紙糊, 以絲線或棉線牽引, 小孩一人可以單獨放飛, 玩耍游戲;大的高可丈余, 用布蒙在上面, 有長短不等的尾巴, 可以在半空中搖曳, 煞是好看。大的風箏需要有大風才能放上天, 用細麻繩牽引, 飛在天空, 力量很大, 要幾個人乃至幾十人一齊用力, 才拉得動, 屬于多人參與的群體運動。音響風箏上面裝有經過精心雕刻加工的音響設備, 小的由白果、蠶繭做成;大的音響一般由葫蘆、竹筒和木口粘合而成, 放在天上, 木口迎風, 可以發出各種不同的悅耳聲音, 兩個以上聲頻相同的音響還可以產生共鳴。有的尖細, 有的粗宏, 各種不同的聲音組合融匯成優美華麗的交響樂章, 響徹天空, 十分動聽, 成為一道獨特的景觀, 深受群眾歡迎。風箏經常發生斷線現象, 斷線的風箏失去控制, 隨風飄蕩, 最后落在異地, 要費力尋找, 也可能引起事端。可以肯定, 李漁本人應有過風箏斷線的經歷和生活體驗。同樣可以肯定, 李漁就是受到在如皋曾經放風箏斷線事件的啟發, 才產生了藝術靈感, 創作了其喜劇代表作《風箏誤》。《風箏誤》屬于他早期的作品, 又是由如皋情結產生的藝術靈感, 所以其中包含了大量如皋元素。

        風箏, 如皋俗稱鷂子, 放風箏俗稱放鷂子。《風箏誤》第六出《糊鷂》、第七出《題鷂》、第八出《和鷂》、第九出《囑鷂》、第十一出《鷂誤》, 即用了如皋方言詞匯。三十出中, 有五出在回目中用了“鷂”, 固然是由于單音字用起來靈活方便, 但也可見作者終身難忘如皋情結。

        《風箏誤》第八出《和鷂》: (副凈) “他做出來的事, 就是惹厭的。”惹厭, 如皋方言;其義有二:一是小孩頑皮, 調皮, 謂之惹厭;其二, 討厭, 討嫌, 犯嫌。此處用第二義, 討厭。

        【剔銀燈】“紙鷂兒又輕又巧, 才放手上天去了。”“紙鷂兒”, 紙糊的鷂子。“又輕又巧”, 輕巧, 是如皋俗語, 這里分拆開來加上副詞“又”, 是一種修辭手段, 起強調作用, 加強了文字的表現力。

        第十一出《鷂誤》: (丑) “這渾身也像虼蚤叮的一般。”虼蚤, 如皋方言, 就是跳蚤。

        第十二出《冒美》: (末) “今日等了許久, 不見有什么差事出來, 且在懶凳上睡他一覺, 再做道理。”懶凳, 蘇北如皋等地特有的家具。是一種寬凳, 凳面寬度有一般長凳的兩到三倍, 可以坐, 也可以睡覺。

        第二十九出《詫美》:“糞缸越攪越臭。”如皋俗語。意為不好的東西, 不要提起, 更不能重復, 說多了影響更壞。如同“黑的東西越描越黑”。鄉間一般謂“破竹棒攪糞缸, 越攪越臭”, 此句當為緊縮語。

        第三十出《釋疑》: (小旦) :“雖成了親, 究竟不得明白, 方才在這邊三對六面認將出來, 方才曉得是本新戲。”三對六面, 如皋俗語, 流傳至今, 意為幾個當事人當面對質;一作“三當六面”。又, 【錦后拍】“縱有十分道理, 原告的腳膝頭預先落地。”腳膝頭, 就是膝頭, 膝蓋, 如皋俗語。

        可以肯定, 隨著時間的推移, 李漁離開如皋的時間不斷加長, 對如皋的印象愈來愈淡薄, 在他后來的喜劇創作中, 如皋元素漸次減少。雖然出現的頻率不高, 但也并未絕跡。

        《蜃中樓》雖然主要受到唐傳奇小說《柳毅傳》和元雜劇《張生煮海》故事情節的影響, 但海市蜃樓這一自然奇觀的描寫, 與如皋地域文化頗有淵源。如皋南靠長江, 東臨黃海, 海市蜃樓的奇觀常有出現。筆者在如皋生活三十年, 有過幾次觀看到海市蜃樓的經歷, 看見長江上空圖像清晰的江南山川房屋, 車水馬龍。海市蜃樓在如皋鄉間俗稱“滂海蜃” (滂, 水涌起的樣子, 這里的意思是浮在水面上, 如皋方言。) 李漁在如皋生活過二十多年, 中年后又故地重游, 肯定有機會看到這一奇觀, 并留下揮之不去的深刻印象, 從而引發創作靈感。作品中頻頻出現的如皋方言也是如皋情結的佐證。

        第二出《耳卜》 (張介) “原來與相公們一般, ……自斟自飲, 再不見他做聲”, “做聲”, 發出聲音, 出聲。如皋方言, 至今還用。

        第五出《結蜃》 (魚背對眾介) “我知道了, 這是個躲懶的法子。”“躲懶”, 偷懶, 如皋方言, 至今還用。

        第六出《雙訂》 (丑) “若不回他一句, 教他沒趣巴巴的, 怎么樣轉去?”沒趣巴巴, 如皋俗語, 沒趣的樣子。巴巴, 后綴, 表示某一狀態, 如可憐巴巴, 可憐的樣子。這是漢語方言的一種特殊的組詞模式。

        第七出《婚諾》 (副凈) “誰想生下的兒子, 愈加混沌, 吃飯不知饑飽, 睡夢不知顛倒。”吃飯不知饑飽, 睡覺不知顛倒。如皋人的口頭禪, 通常指不知事的小孩或智力低下者的言行。

        第九出《姻阻》 (凈) “難道為一個女兒, 惡識了兄弟不成?”惡識, 得罪, 交惡。如皋俗語, 民間至今還用。

        值得注意的是, 從《笠翁傳奇》第四種《意中緣》開始, 李漁后來戲曲創作的語言風格有了微妙變化, 如皋元素明顯減少。其中的原因值得探討。最直接、最簡單的原因是, 第三種《蜃中樓》與第四種《意中緣》兩者的創作時間并不連續, 而是間隔了較長的一段時間, 估計起碼在一年以上。創作《意中緣》時, 他長期居住在杭州, 在西湖邊安家立業, 寫的又是當地發生的事情。日常接觸的人多操吳地方言, 滿耳吳語, 于是他漸漸入鄉隨俗, 慢慢淡化了如皋元素, 這完全可以理解。不過, 如皋畢竟是他的衣胞之地, 如皋方言仍然象電光石火, 在他的劇作中不時顯現, 留下了特殊的印記。請看:

        (1) 《意中緣》第五出《畫遇》 (副凈持扇上) :“杭州和尚真奇怪, 懶得看經做買賣。趁錢不知做人家, 個個欠些賭嫖債。”[5] (P333)

        做人家, 典型的如皋方言。李漁小說中經常出現;如皋鄉間至今還用。

        (2) 《意中緣》第二十一出《卷簾》 (老旦付巾, 凈背看得意介) :“妙, 我的汗巾是臨了拿上去的, 倒先畫起來, 可見有意到我了。”[5] (P388)

        臨了, 意為末了, 最后, 如皋方言。至今還用。

        (3) 《凰求鳳》第四出《情餌》 (老旦背介) (想介) :“我身邊這些積蓄, 終久是他的, 何不預先做個暢漢, 娶一房正室與他?”[5] (P434)

        暢漢, 指過分豪爽、慷慨大方的人。李漁小說中也有運用。蘇北如皋方言, 至今還有生命力。

        (4) 《奈何天》第二十三出《計左》 (生對旦曰) “……若在我家過世, 這句舊話就不驗了。你如今好好跟他回去, 安心貼意做人家, 或者還會生兒育女, 討些下半世的便宜。”[6] (P76)

        過世, 去世, 如皋方言;做人家, 典型如皋方言, 李漁小說中出現頗多。

        (5) 《比目魚》第十三出《揮金》 (凈上) :“……想來沒有別意, 一定是不肯零賣, 要揀個有錢的主子, 成躉發兌的意思。”[6] (P147)

        成躉, 如皋方言, 一攬子買賣, 大宗買賣;與零賣相反。

        (6) 《比目魚》第十三出《揮金》 (凈) :“頂在頭上過日子, 決不敢輕慢他。”[6] (P149)

        頂在頭上過日子, 典型的如皋俗語。李漁小說中也有運用, 可以互證。

        (7) 《比目魚》第十四出《利逼》 (小旦) :“多的終是呆錢, 少的卻是活寶。”[6] (P151)

        呆錢, 呆, 讀如挨 (ai) , 呆錢, 死錢, 指數量固定, 不能生利的錢;與活錢相反。如皋獨有的俗語。

        (8) 《比目魚》第十八出《回生》 (丑) :“嘻, 兩個并在一處, ……叫奴家看了, 好不眼熱也呵。”[6] (P168)

        眼熱, 羨慕, 蘇北如皋特有的方言。

        (9) 《玉搔頭》第二十二出《極諫》 (凈) :“怎么, 竟象個賴學書生, 躲進去了, 難道罷了不成?”[6] (P287)

        賴學, 賴在家里, 不肯去上學。蘇北如皋方言。

        (10) 《巧團圓》第十出《解紛》【前腔】 (外用長竿, 負招牌上) …… (豎招牌介) :“遠遠望見兩個后生飛奔趕來, 想是要買我做爺的了。”[6] (P346)

        爺, 讀如牙 (ya) , 父親。如皋特有的方言。

        (11) 《巧團圓》第十四出《言歸》【前腔】:“為無親, 苦認爺 (原注:音牙) , 并不是強低頭學騙馬。”[6] (P357)

        爺 (ya) , 父親。如皋特有的方言。李漁詩詞中也有運用。

        (12) 《巧團圓》第十五出《全節》 (旦) :“將爺看仔細, 奴家這個惡病, 是要過人的。”[6] (P360)

        《巧團圓》第十七出《剖私》 (老旦) :“他身上有樁怪疾, 常要過人。”[6] (P366)

        過人, 傳染給別人。如皋方言。李漁小說中也有運用。

        (13) 《巧團圓》第二十二出《詫老》 (末) :“古語道得好, 若要穩做, 先脫滯貨。”[6] (P377)

        滯貨, 賣不出去的貨物。在如皋方言中, 多指不聰明的人。乃罵人的話。

        (14) 《慎鸞交》第二十七出《庵遇》 (小旦驚喜介) :“這早晚敲門, 難道還說不是?”[6] (P504)

        早晚, 口頭語, 指時間, 時光, 辰光。如皋方言。

        由此可見, 李漁的戲曲離不開如皋元素, 在他的戲曲創作中, 如皋元素雖然不多, 但幾乎實現了全覆蓋。可以說明, 李漁戲曲中的如皋印記也是十分明顯的。

        

        李漁出生在如皋, 從小在如皋生活了二十多年。因為其父母去如皋經商的確切時間無考, 所以, 家里父母有可能操蘭溪方言, 但他本人入鄉隨俗, 在如皋語言環境里生活, 熟悉如皋方言, 風俗民情, 會說一口流利的如皋方言, 是必然的。他中年以后闖蕩江湖, 游走四方, 他的語言接受能力特別強, 可能熟悉很多地區的方言, 但如皋方言肯定是他終身不變的母語。通過研究李漁小說和戲曲中的如皋元素, 可以發現幾個問題。

        一是李漁小說、戲曲作品中的如皋元素并不平衡, 小說中的如皋元素明顯多于戲曲。作品的文體特點決定了小說、戲曲的功能主要就是通過講故事刻畫人物形象。小說、戲曲體制格局較大, 容量也大, 富于細節描寫, 生活氣息比較濃, 吸收地方元素相對容易, 便于體現作者的風格特色;比較而言, 李漁小說中的如皋元素多于戲曲, 一方面, 這也有文體的原因, 小說是敘事體, 可以天馬行空, 揮灑自如;而戲曲是代言體, 只有道白比較自由, 占了半壁江山的唱詞則屬于曲, 曲有曲牌, 凜遵曲譜, 文字屬于韻文, 雖用襯字, 卻十分講究精煉, 不太容易吸納地方元素。另一方面, 總體上可以表明, 隨著離開如皋時間的逐漸加長, 李漁對如皋的印象越來越淡薄, 因此, 大致可以斷言, 李漁的小說創作在前, 戲曲創作在后。當然, 不排除個別戲曲如《風箏誤》, 創作較早。可能與小說同時, 甚至在小說創作之前。

        二是大致可以從如皋元素的數量多少來推斷其作品的創作時間。小說和戲曲有很多共同點, 但創作小說就好像講故事, 相對比較容易、快捷。李漁視小說為無聲戲, “稗官為傳奇藍本” (《合錦回文傳》第二卷卷末素軒回評) , 他發現一個新穎題材, 首先構思出新奇的故事。他一般是先創作小說, 寫成后賣給出版商, 獲得報酬而養家糊口;再視情況改編為戲曲。他的小說由他本人改編成為戲曲的, 至少有《比目魚》《奈何天》《巧團圓》《凰求鳳》等六種[7] (P284) 。其戲曲創作開始于順治八年 (1651) 前后, 擱筆于康熙十年 (1671) 左右, 前后將近二十年時間。可以發現, 創作較早的喜劇《風箏誤》中出現的如皋元素相當多, 而后期的戲曲《慎鸞交》等則如皋元素很少。

        三是如皋元素為李漁作品打上了特殊的印記, 是李漁作品的顯著特征。如皋元素既是李漁出生于如皋, 成長于蘇北的有力證據, 又是檢驗李漁作品的標尺。研究李漁作品的著作權, 可以用如皋元素作為試金石。筆者在探索《肉蒲團》作者, 考訂李漁評點人情小說《金瓶梅》等課題研究中, 便使用了這一方法, 并且屢試不爽。這些研究成果均得到學術界的認同和肯定, 也為李漁研究提供了一條嶄新的路徑, 一種簡捷有效的方法。

        戊戌夏日草成于金陵亞東仙林茶苑百世堂

        參考文獻

        [1]李漁.十二樓[M].上海:上海古籍出版社, 1986 (4) .
        [2]李漁.連城璧[M].杭州:浙江古籍出版社, 1988 (6) .
        [3]青木正兒.中國近世戲曲史[M].王古魯編譯.北京:作家出版社, 1958.
        [4] 如皋歷史文化[M].北京:國際文化出版公司2005 (1) .
        [5]李漁全集 (第四卷) [M].杭州:浙江古籍出版社, 1990.
        [6]李漁全集 (第五卷) [M].杭州:浙江古籍出版社, 1990.
        [7]沈新林.同源而異派[M].南京:鳳凰出版社, 2007.

        沈新林.論李漁小說、戲曲中的如皋元素[J].南京師范大學文學院學報,2019(02):25-34.
        相近分類:
        • 成都網絡警察報警平臺
        • 公共信息安全網絡監察
        • 經營性網站備案信息
        • 不良信息舉報中心
        • 中國文明網傳播文明
        • 學術堂_誠信網站
        热热色